经济学论文

制度与民宿活动

时间:2021-3-9 13:55:00  作者:  来源: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受制度引导的选择行为    周雪光认为,在已经制度化了的环境里,个体的行动只有顺应社会事实,才能具备合法性(三)。也就是说,制度环境可以塑造个体行为。当个体行动能够被合理地解释时,也意味着行动将受到环境的保护。    以上王村六组的Y民...

一、受制度引导的选择行为

    周雪光认为,在已经制度化了的环境里,个体的行动只有顺应社会事实,才 能具备合法性(三)。也就是说,制度环境可以塑造个体行为。当个体行动能够被合 理地解释时,也意味着行动将受到环境的保护。

    以上王村六组的Y民宿为例,民宿老板屈女士选择开办民宿的原因有二,其 一是自家农耕土地被征用,无田可种,其二是受到优惠政策的吸引。2015年屈女士一家用征地补偿款搭建新房,并对原本的后屋进行改造,为开办民宿提供基 础条件,后又及时参与免费培训,加入民宿行业。

    当制度环境的号召和所处群体的共同选择指向同一个结果时,大多数个体的 选择行为会顺应这一结果,以顺应群体的行为展现观念方面的认同。不少村民的 “转行”行为并非是完全自觉的,一方面受到政府引导,另一方面受群体引导。

    调查地汤峪镇受到太白山森林公园建成开发的影响,周边农用土地面积大量减少。 当地部分村民为谋求新方式维持生计,开始响应政府号召,开办农村民宿以代替耕作。最初的鼓励政策包括,给村民更换统一的门牌,并配备餐厅标准的桌椅,鼓励村民经营民宿;民宿经营起步时,镇政府及旅游局对经营者进行了定期培训,培训内容主要集中在餐饮方面,同时对民宿的卫生要求、服务标准等方面也进行 了培训,并组织经营者到附近的先进民宿参观学习;当地民宿发展渐成规模之后,汤峪镇政府进一步完善了民宿发展的规划,于2016年镇政府要求民宿外观风格一致,以古典风格为主,并在节庆期间发放一定的补贴,用于外观建设;旅游局 组织了农村优秀民宿评选活动,年中检查、年末评选,评选出的金牌民宿将被给 予奖励2000元。 对个体来说,在群体中拥有共同观念和共享思维,能够使自己的行为具备合

法性;对群体来说,个体追求行动合法及个人利益的同时,社会整合产生、群体 稳定性得以维系。村民们普遍认同传统的农耕模式靠天吃饭,尽管方式传统,农 耕收入却并不十分稳定。国家所推行的新型产业发展初期往往因政策倾斜而受到 优待,因此村民以加入新行业进行尝试以代替传统模式成为可行的选择。

制度环境的要求还包括一部分的技术需求,统一的标准筛选掉了一些有意愿 但能力不足的准经营者,此时制度对个体行动的影响表现为限制行动,与上述情 况不同,不再是驱动式影响。上王村未选择经营民宿的村民约占调查地人口的一 半,原因主要有二:常留家中的家庭成员多为老年人与儿童,不具备经营民宿的 能力;家庭房屋的规格不符合行业规定的基本标准,可用于待客房间数量过少的 民宿被取缔。

    由此可知,村民选择经营民宿与否,受到多重现实因素的影响:基于行业择 优和政策优惠的经营行为,受制于行业规范和个人能力的不经营。生活环境、制 度环境共同推动着村民的选择,同时也为个体行动设置了门槛,不难看出制度对 个体行动的影响是双向的,并且这种影响不仅面向村民,也在消费者群体中发挥 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二、经营行为制度化

    吉登斯的结构化理论提到“社会整合”,指的是个体与微观社会环境实现统 一。理论中人的行为动机表现为个体为了融入环境、满足生存需求而采取的行动, 表明微观社会环境的制约性(七)。在制度环境里,个体的行为逐渐制度化以求自洽,这正体现出制度环境对个体的制约作用。 乡村社会中的群体同质性强,且以亲缘关系和地缘关系为主。当行业入侵改变当地本土产业结构时,在初始阶段往往会带来大量就业机会,村民们成为同行 的可能性剧增。此时村民之间会产生业缘关系,制度环境引发村民间的业缘互动。 在上王村的民宿经营者之间,业缘互动表现如下:

    更换民宿营业相关证件时,上王村的村民们之间会相互提醒、交流,村委会有时也会组织经营民宿的村民统一办理相关手续。2018年5月之前,上王村经 营民宿的村民按照政策要求集体更换了卫生安全许可证,交付120元将原本的健康证等营业证件合为一块公示牌。根据屈老板讲述办理、更换证件的过程,得知 村民们在民宿相关法律规范方面消息互通,办理手续时也会共同进行,以求安心、 方便。除上文所述的制度环境引发互动,制度也会对经营者行为产生制约,经营者

可能会面临与前文中消费者境遇类似的困境。经营者与连锁品牌的经营平台之间 同样会产生互动,与网络平台合作、加入连锁品牌或接受外来投资,这三种方式 是目前上王村民宿经营合作的最常见形式。由于行业规定的不完善,在与规模较 大的经营平台合作时,村民们往往处于弱势,遭遇不平等条款或毁约时维权困难, 造成村民对民宿经营平台的不信任。

前文提到的Y民宿与“迹墨文化客栈”的合作失败,便是由于连锁平台方的毁约造成,屈老板无奈结束合作,却得不到任何赔偿,更换招牌所产生的费用也只能自己承担。Y民宿还曾遭遇过不平等条款,与“村游网”的合作只为Y民宿带来过一单生意,屈老板却不得不向网站交付抽成以外的宣传费用,网站曾许诺 的押金退还也迟迟不予兑现,目前屈老板甚至无法与平台方取得联系,维权无门。

    经营平台借助行业规范的空白,在与经营者合作时屡屡违约,失信于合作方 的行为直接导致经营者失去合作信心,同时也影响到民宿的经营状况,此时制度 对行动的限制得以体现。除此之外,基于结构的二重性,社会结构使行动成为可 能。行业规范的实行和不断完善使得民宿经营得以进行,法律规范是农村民宿发

展的前提和中介,经营者之问的互动也由此产生。 

三、忽略行业规范的消费决策

    吉登斯的社会理论认为,社会结构有客观制约性,个体有主观能动性@一一可知结构对于个体的行动具有制约作用。行业规范不仅为经营民宿设置门槛,也影响着消费者的个体行动,如消费者必须使用真实有效的身份信息登记入住;除 此之外,行业的不规范也同样限制着消费者的行为,尤其是消费决策。

    来自河北邯郸的张先生一家人,对于民宿房间的要求并不高,认为干净、性 价比高即可,却曾在同一景区经历过两次被退订,这让张先生对于民宿旅游的态 度产生动摇:“我们在网上订房间,心里边是悬着的,对当地房价不了解,房价 是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如果接受网上这个房价了,来了之后房间设施是不是让我 们感觉价格合理都不确定。其实我们来的时候,对这个民宿的各方面,包括信誉 度还是有一些顾虑的,说实话我们游客是弱者。”

    消费者因不规范的行业现象而感到不便,行业不规范甚至会造成交易成本的 上升,消费者便会因此对民宿乃至整个行业产生疑虑和不满,进而可能不会在往 后出行中继续选择民宿进行投宿。 国家政策的实行和行业规范的****,为村民在民宿活动的行为选择过程中划 下基本边界。农耕土地的减少、鼓励政策带来的优惠,二者都是村民放弃农耕转 而经营民宿的前提条件,而行业规范的限制,即成为了无法经营民宿的限制条件。 行业规范的缺失使得经营者及经营平台所受到的约束力下降,对于消费者而言, 权益得不到保障成为出游投宿选择的限制。

接受调查的16组消费者,没有一组是对民宿行业标准有所了解的,消费者并不会根据行业标准所规定的规格要求民宿的房间。接受访问的消费者们以个人 标准代替了国家规定的行业标准,将“干净、舒适、安全”的基本需求作为对房 间设施的要求,甚至会因空房余量、经济条件等因素降低对舒适度的要求。但消 费者普遍关注民宿价格及食品卫生,农村民宿住宿条件相对较差,消费者便转而 追求性价比,他们认为定价方面应该让消费者感到物有所值;与此同时,餐饮方 面所需的各类许可证是否完备,是消费者做消费决策时最重要的考量标准。消费 者普遍忽略行业规范的情况下,不专业、不规范的民宿经营者及经营平台常常会 造成消费者的权益受损,从而给民宿旅游带来负面影响。

    分享经济中的信任机制在各行各业的运营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不同社会群 体的分享式互动推动着新型社会关系的形成,社会信任体系在新社会关系的形成和演变中被再构建。但由于信息不对等造成的交易成本变动,进而引发信任缺失,使得行动者与制度环境都面临挑战,这对于目前的分享式经济活动来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四、对制度环境的无反馈

    研究假设中的假设一提到“规范性的提升会使得消费者对民宿的要求提高”, 由本章分析发现,此次调查中,消费者做消费决策时忽略了行业规范,甚至根本 不知道相关制度规范的要求。因此在本研究中,假设一只得到了部分论证,消费

者对制度环境的反馈这部分假设,在本文得不到支持。 由于消费者对相关行业法律规范的忽略,导致其对于民宿经营者的服务要求不甚明晰,消费者的个人需求在民宿中是否得以满足难以判断。当谈及民宿经营 者能够提供的服务时,大多数消费者都没有较为明确的了解,给消费者留下服务 项目少的观感。另一方面,当消费者在网络平台进行民宿房间的预订时,并不知 晓自己所拥有的权利,也忽略了投诉机制,产生纠纷时无法有效处理。

    上文提到的张先生一家人在网站预订房间时,遭遇了民宿经营者的单方面退 订,由此产生的差价及路费并无任何补偿,网络平台也没有任何针对卖方单方面 退订的条件限制及补偿条款,张先生只得自行承担被退订产生的价格差和多余路 费。消费者不了解民宿房间所应具备的设施规格标准,也不了解民宿经营者所应 当提供的基本服务包括哪些,对“物有所值”的理解由此出现偏差。消费者童女 士希望民宿在设施方面能够有所改进,认为房间内至少要配备空调,但其所住房 间的价格与别家民宿配备空调的标准间价格相同,童女士对此并不知晓,只认为农村民宿的设施条件处于同一水平。童女士还提到夏季房间内应该准备驱蚊用品, 但其实驱蚊用品置于公共走廊,有需要时可向老板索取打火机进行点燃使用,由于民宿老板并未告知,童女士对此同样一无所知。 早在1852年,马克思便意识到个体所拥有的创造性足以改变历史1,吉登斯更是将结构和个体的相互关系作为研究对象,构建他的结构化理论。行动者的主 观能动性使得个体行为能够作用于结构,创造结构、改变结构、维持结构。民宿 消费者对房间设施、服务质量的要求可以影响制度的制定,经营者提供附加服务 能够带来的结果,包括与消费者建立新社会关系的机会,消费者对于网络平台的 投诉能够促进行业规则的完善。反之,若民宿经营者和消费者并未进行以上社会行动,结构便不会发生改变一一民宿行业规范无法得以完善、新的社会网络无法产生。经济活动作为人际互动的过程,社会关系的形成有助于社会信任体系的构 建,而行动者之间的相互信任正是分享经济扎根的土壤,正如格兰诺维特的主张,

为经济活动带来信任的并非制度或普遍道德,而是社会关系4。 


联系地址: 上海市 杨浦区 包头路 邮编: 200438 网站合法性备案号:沪ICP备12015209号

声明:如果本站上的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2 www.caikuai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财会论文发表网 版权所有

论文发表、发表论文论文发表、发表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