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会计论文

管理层激励与企业研发的文献回顾

时间:2017-8-16 20:37:20  作者:  来源: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    1、国外文献回顾     早在1976年Jensen和Meckling关于管理者行为、代理成本及所有权结构的讨论中,即指出相对于货币薪酬等短期激励来说,股权激励计划是将代理人与委托人双方利益统一起来的有效方式,使...
    1、国外文献回顾
    早在1976年Jensen和Meckling关于管理者行为、代理成本及所有权结构的讨论中,即指出相对于货币薪酬等短期激励来说,股权激励计划是将代理人与委托人双方利益统一起来的有效方式,使代理人会更重视委托人的长期利益,特别是能为企业带来长期价值增值的技术创新投资。此后,学者们对股权激励是否能发挥技术创新治理效应做了颇为丰富的研究。Cho(1992)利用 1986 年美国 184 家制造业公司数据,以研发投入和销售收入比为创新投入变量,发现股权激励不仅能使股东与高管的利益趋同,促进技术创新投入,而且也能给予高管继续任职的投票权。Holthausen 等(1995)则从技术创新产出的角度出发,以专利数量和销售收入比为被解释变量,发现股票期权等长期激励占高管激励比例与技术创新呈正相关关系。Lerner 和 Wulf(2007)以专利授予数、专利引用率、专利通用性与专利原创性为被解释变量,股票期权等长期激励与总薪酬比例为解释变量,利用 1987-1998 年 300 家美国公司的样本数据检验发现高管股权激励等长期激励措施对技术创新产出有显著的正向作用。Dong 和 Gou(2010)以 2005-2007 年度 142家中国公司为样本,将公司年报“已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流量”中的“开发与设计成本、技术开发成本与研究成本之和”作为研发投入,发现股权激励对研发投入有显著的促进作用。Bulan 和 Sanyal(2011)将企业专利数作技术创新的衡量指标,检验了股权激励与技术创新的关系,发现股权激励对企业专利产出具有正向促进作用,且专利数会随着管理层的股票持有量和股票期权财富-公司股价敏感性的提高而增加。与此同时,有部分学者指出股权激励不仅具有利益趋同效应,也存在某种程度上的堑壕效应,即股权激励措施能增强管理层抵制企业内外监管压力的能力,强化管理层为自身利益而导致的机会主义行为(Fama 和 Jensen,1983)。由此不难理解,股权激励与企业研发之间有可能并不是简单地正向线性关系,有可能是 U 型或倒 U 型,甚至不存在显著关系。基于此,Bens 等(2002)检验了授予高管股票期权而带来的真实成本,发现当对高管授予过多的股票期权时,高管为了避免增加研发投资而导致的所持股票行权收益的减少,在投资上倾向于采取短视行为,对研发投资存在负向影响。Tien 和 Chen(2012)在检验美国 107 家上市公司中管理层激励与企业技术创新投入(研发支出占销售收入比重)的关系时,发现股权激励并未能对技术创新投入产生理想的正向效应。
    显然股权激励仅是众多管理层激励中的一个,其他还有货币薪酬激励、权力激励及晋升激励等其他激励(Jenson 和 Murphy,1990)。鉴于单一治理机制存在边际效用递减现象(Hoskisson 等 2009),在考察管理层激励对企业技术创新的治理效应时不能仅分析股权激励与企业研发的关系,还应将其他相关激励纳入进来,分析它们对企业研发的共同作用。Ryan 和 Wiggins(2002)重点考察了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对企业研发的影响,发现股票期权与技术创新投入之间是正向关系,而限制性股票与技术创新之间是负向关系,并进一步指出企业在制定相关管理层激励方案时应综合考虑投资期限、剩余风险及企业面临的投资机会。Xue(2007)以美国高科技公司为样本,分析发现由于美国会计准则将“购买”新技术的费用予以资本化处理,“开发”新技术的费用进行费用化处理,而导致管理层在研发决策时拥有不同的风险偏好:即当管理层激励主要来自于公司财务绩效时,管理层更倾向于“购买”新技术,而管理层激励主要是股权激励等长期激励方式时,管理层倾向于“开发”新技术。Barros 和 Lazzarini(2012)则综合考察了薪酬激励与晋升激励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发现二者对企业创新(以当年新产品销售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衡量)均具有正向作用,且晋升激励比薪酬激励更有效,但晋升激励必须有薪酬激励的辅助才能对企业创新其作用。
    随着相关研究的逐渐深入,学者们也不再仅局限于考察管理层激励与企业技术创新的相互作用关系,而将相关情境变量纳入其中,以分析在不同股权结构、行业特征及公司绩效等条件下,管理层激励对企业创新的影响。Francis 和 Smith(1995)利用 1982-1990年美国 900 家公司数据进行研究发现,与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的公司相比,股权结构相对集中的公司创新水平更高,且在股权结构分散的公司中,管理层激励并不能有效促进技术创新。Balkin 等(2000)将管理层激励分为短期激励与长期激励两种方式,以 90 家美国高科技公司为研究对象现短期激励与技术创新(以专利数量和研发投入为评价指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但长期激励与技术创新的关系不明显;此外,他们又以 74家非高科技企业为样本发现不论是短期激励还是长期激励,其都与企业创新无关。Makri等(2006)以分布于 12 个技术密集型行业的 206 家美国公司为研究对象,以本企业发明专利对其他企业发明的影响和本企业创新成果对基础研究的贡献综合衡量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发现当行业技术密集度越高时,高管激励对技术创新的正向作用越强。Fong(2010)则综合分析了股权结构和行业特征对管理层激励不足与研发投入关系的影响,发现:当以股权结构为调节变量时,若经理人所持有股份可足以控制整个公司,高管激励不足对研发投入的负向作用会更为明显;当以行业特征为调节变量时,高管激励不足与研发投入的关系在不同行业具有一定的差异,即在研发密集度高的行业中,高管激励不足会导致研发投入上升,而在研发密集度低的行业里,高管激励不足会降低研发投入规模。Banker 等(2011)以 COMPUSTAT2004 年度报告中所披露的企业样本数据考察了企业盈利能力、管理层激励与技术创新的关系,发现若企业长期投资所带来的收益大于短期投资所带来的收益时,企业会倾向于长期投资,因此管理层激励对研发投资的促进效应取决于长期投资和短期投资未来收益的差异。
2、国内文献回顾
    国内关于管理层激励与企业研发的相关研究起步较晚,也大致追寻国外的相关研究轨迹。徐金发和刘翌(2002)从理论上分析了企业治理结构与技术创新的关系,指出企业经营者持股水平的提高将有助于技术创新水平的上升。刘运国和刘雯(2007)以2001-2004 年披露研发经费的 454 个上市公司为样本,发现高管股权报酬有利于高管增加研发投入。文芳和胡玉明(2009)在以 1999-2006 年我国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分析高管个人特征与企业研发投资的关系时,发现对高管股权激励与研发投资的关系会因高管年龄而有所不同,即对高龄的高管而言,股权激励会增加其规避风险的倾向,降低研发投资,而对年轻的高管来说,高管股权激励将有利于企业研发投资的增加。唐清泉和易翠(2010)以委托代理理论为基础,分析了高管持股与企业研发投入的关系,指出虽然高管持股会对研发投入有积极影响,但这种影响仅在高管持股比例达到 0.1%以上时才会显著提高。李春涛和宋敏(2010)利用世界银行在我国 18 个城市 1483 家制造业企业的调查数据分析了不同所有制结构下经理人薪酬激励对企业创新投入和产出的影响,发现经理人薪酬激励确实能对企业创新有积极作用,且这种积极作用在民营企业中更为明显。姜涛和王怀明(2012)以 2007-2009 年医药生物制品业、电子业和信息技术业 3 个行业的高科技上市公司为样本,考察了不同实际控制人类型下高管薪酬激励和股权激励对公司研发投入的影响,发现在最终控制人为国有企业时,高管薪酬激励与研发投入之间是一种倒 U 型关系,而在最终控制人为非国有企业时,高管薪酬激励与研发投入不相关;与薪酬激励不同,高管股权激励在上述两种实际控制人类型下都能对研发投入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且非国有控制人公司下的股权激励效应要强于国有控制公司。徐宁和徐向艺(2012)运用 2007-2010 我国高科技上市公司的平衡面板数据检验了高管控制权激励(用在职消费度量)与技术创新动态能力的关系,发现控制权激励与技术创新动态能力之间存在显著的倒 U 型关系,即说明控制权激励对技术创新动态能力的积极影响仅在一定的范围内。王燕妮和李爽(2013)则以 2007-2010 年披露了研发数据的 1134 家上市公司为样本,检验了自有现金流对高管激励(长期股权激励和短期薪酬激励)与研发投入关系的中介效应,发现不管是长期股权激励还是短期薪酬激励都对研发投入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自有现金流也确实是长期股权激励(或短期薪酬激励)与研发投入之间的中介变量。

联系地址: 上海市 杨浦区 包头路 邮编: 200438 网站合法性备案号:沪ICP备12015209号

声明:如果本站上的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2 www.caikuai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财会论文发表网 版权所有

论文发表、发表论文论文发表、发表论文